爱菊之星

忆生

黑色的总裁椅缓缓转过来,坐在上面的是一位瘦削的青年。他穿着洁白无暇的衬衫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。他很年轻,白净的脸,白净的手,浑身透着独一无二的灵气。容光焕发的脸上镶嵌着两颗乌黑的眼珠,深邃的眸里映照着清澈的自信和稳重。
他静坐着,没有跷二郎腿。他只是用那白净的手,轻轻摆弄着佛珠,思考着。
他太年轻。他本不该这么早就回忆过去。但他的经历允许他随时回忆,甚至若无其事地自我总结。
他站了起来,拿着茶杯的手上没有戒指。他走到窗前,用难以捉摸的目光扫视着魔都全景。他轻抿一口茶,随后低下头,再抬起时,已是泪流满面。

他的外公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,那串佛珠就是他外公留给他的。小小的佛珠,一颗一颗白白的,没有太多装饰,戴在小小的他细细的手腕上。没事的时候他就拿在手里盘,淡淡的香气陪伴着他入睡。
“你一直盘,一直念,有一天它会变成红色。”外公如是说。
“真的吗?”
“真的。只要你保持虔诚的菩提心。”

    他盘了三十年。小小的佛珠红得发褐,外公却早已往生极乐世界。

他看着手上的佛珠。一个人活了这么多年,它也陪伴了他这么多年,以至于有些磨损了。它那么旧,旧到不起眼,可他依然保存着。他还会继续保存下去。
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支烟,点燃,深吸。烟雾笼罩着他,朦胧得不真实。

六岁那年,他住进了孤儿院。他性格内向,很安静,不爱说话。他常常一个人坐在树下,手盘佛珠,口念佛号,静静地凝望远方。小朋友欺负他,他也不还手,骂他傻子,他也不接话。他小小的身躯里,蕴藏着巨大的智慧。他的心是澄明的,他的眼是清亮的。
他清晰地记得那天夜里发生的一切。那天,月亮特别圆,睡不着的他跑到树下念经。月光洒在他身上,勾勒出美好的轮廓。不知何时,观世音菩萨竟站在他面前。不,准确地说应该是浮在他面前的空中。一袭白衣,手持净瓶,动人的身姿,慈祥的微笑,他无数次的幻想变成了现实。他理智地反应过来,起身跪拜。
菩萨对他笑着,那笑容是他见过最美最温暖的。菩萨拿一根柳枝在他头上点了一下,念了一句他不懂的咒,便离开了。他觉得太美好,美好得像在做梦。他太满足,以至于没有尽力挽留。

他左手捏着烟,撑在桌面上——他是左撇子。烟灰飘落,开花般地砸下。他也不去找烟灰缸。他嘴角渐渐扬起,露出一抹真挚的微笑。他笑起来很好看。

后来因为好心人的捐助,他幸运地上了学。他感到庆幸,他把一切都归因于佛菩萨的加持和外公的保佑。他总是怀着感激的心情,一遍一遍念诵佛经,一次一次抚摸佛珠。
他出奇顺利地从复旦大学毕业,成为了一个公务员。他想就这样平淡、稳定地过一辈子,好好修行。

烟灭了。他垂着头,微微皱眉。

也许是他太善良,善良到被女人欺骗。那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勾引他,起初他不在意,后来渐渐动了心,没控制住自己的欲望。那个女人设好了局,让他背了强奸的罪名,自己得到了他全部的积蓄。
他第一次认识到人心之险恶,如此险恶。狱中的五年,他受尽凌辱,几乎麻木。他坚持修行,渐渐淡化了仇恨,也淡化了七情六欲。

他打开橱柜,找出一瓶珍藏的威士忌,想了想,又放了回去。茶已经凉了。他自己泡了一壶。

出来之后,他无家可归。由于身上的污点,没有公司要他。他想过出家,图个清净,可再想到自己遭受的伤害,他觉得自己不能容许更多更恶劣的事情发生在更多人身上。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也在心中问了佛菩萨无数次,最终,他毅然决定,创业。
他想跻身教育业。他想培养品德高尚的人才,提升全民素质。
他从家教做起。靠着大学文凭,他幸运地找到了活儿干。他成功地辅导不少差生考上了重点中学。找他的人越来越多,他干起来也不要命,慢慢地攒了不少钱。他在心里描绘出了美好的蓝图,不断地改进、完善,一次无意间告诉了一位学生。那位学生的大老板父亲主动提出投资,协助他实现梦想。
这一次,他十分谨慎。在充分了解了学生父亲之后,他接受了。他们也结下了金石之交。
刚起步时,确实非常困难。他坚持不懈地做着努力,从不放弃为贫困的学生提供免费辅导。一年来,钱没赚多少,口碑传出去了。越来越多的投资方找到他,越来越多的诱惑摆在他面前,他学会了正确地分辩和抉择。
专一、虔诚、不懈的闻思修为他积聚了丰厚的福德。三十六岁这年,他成为了国内顶尖企业“智觉教育”的总裁。

他端详着杯中的茶叶。浮浮沉沉,最终停在杯底。他突然有些重心不稳,瘫倒在转椅上。他像一张白纸,软绵绵的。大量鲜血涌出,染红了白衬衫。他穿着粗气,大汗淋漓,神情没有痛苦。他的气息越来越微弱,隐约间,他看见观世音菩萨来接他了。和三十年前一样,那么美丽,那么慈祥。他笑了。笑得很好看。
那夜的月,好圆,好远。

后来,“‘智觉’总裁英年早逝,原因竟是遗传血友病”的报道消息铺天盖地,莘莘学子,举国悲恸。

清明时节雨
纷纷路上行
人欲断魂
借问酒家何处
有牧童
遥指杏花村